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预览
老伴之死
作者:李军    文章来源:中国肇东     更新时间:2018-02-12 15:43    点击数:568 次

    人说没就没了,好像做梦一样。这不,老Y的老伴说死就死了。昨天,对,就是昨天早上老Y吃饭时还说,我都五天没回家了,明天就回去看老伴。话这麽说,可老Y有忙不完的活。
    今天早晨老Y起了大早,将锅炉烧的滚烫后,就小跑来到办公楼从一楼收拾到五楼,要走时还不忘给乡长室扛上一桶纯净水,“他妈的当官的就会享受,非得喝纯净水。”老Y在心里骂道。忙活了一阵,老Y肚子有些饿了,这才想起了老伴,今天必须回去看老伴,老Y在心里决定了。于是他反插上锅炉房的门,推出落了灰尘的自行车,用袖子抹了抹车座上的灰,还没有跨上自行车,老Y腰上别着的手机却响了,老Y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掏出手机,老Y的手机里传来了大儿子带着哭腔的声音,“爸,快来吧,我妈不行了,在医院抢救呢”。“什么?”老Y大声喊着,“什么?你在说一遍。”话音未落,老Y的自行车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老Y不知道是怎麽来到医院的,反正来到医院时老伴没了气,这是真的吗?老Y使劲捏捏自己的脸,真他妈的疼,是真的,老Y这才想起看看老伴,这时的老伴没了往日的威严,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回好了,再也没有人来管老Y了,话是这麽说,可老Y的心里真的痛,不是一般的痛,是发自内心的痛,是发自良知的痛。给老Y报信的大儿子哭诉着妈妈的离奇死亡,反正,老Y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就是看到了老伴的嘴角留着的白沫沫和那难闻的种衣剂的味道,老Y种了一辈子地对这个味道太熟悉了,“他妈的,别说了,你妈是你们逼死的。”老Y愤怒的叫喊着,这声音一直传到了卫生院的二楼。惹着来就医的患者伸长了脖子。
    今年56岁的老Y和57岁的老伴有两个儿子都分家另过,娶了两个媳妇的老Y背了一身债务,自然,债务是老Y借的自然帐主就去找老Y和老伴要,两个儿子想帮还债务,可家里的媳妇却给了一道选择题,你要是帮你爸妈家还饥荒,就离婚。无奈,两个儿子就选择了媳妇。也许是苍天有眼,去年老Y家的地被征用了,国家给了一笔不菲的款子,老Y不仅还清了外债,还有了积蓄,一下子老Y的腰板直了,老伴也没了愁滋味,小麻将也麻上了。原本老死不相往来之的媳妇们叫妈的声音甜了,送水果的时候也多了,老Y的老伴出手也大方了。
    这不,也就是前天上午,在城里居住的二儿媳妇带着一大堆水果和给老Y买的新衣服来了老尹家,说要买楼急借5万,说了算的老Y老伴当场就给拿了5万,二儿媳妇下午前脚刚走。大儿媳妇却跟上了门说,也借5万,老Y老伴说没有那麽多了,再说你家也没啥事,借钱干啥呀。大儿媳妇翻翻眼说,她借我就借,必须借给我,否则我和你大儿子离婚。说着说着,大儿媳妇疯也似的回了家找到了自己的男人,说钱都让你妈给了你兄弟,你要是整不回来钱,我就和你离婚,一向就听媳妇的老大一下子就没了主见,来到老Y家,不敢和媳妇喊的老大却和自己的老妈喊上了,扬言不给钱就断绝母子关系,这下子老Y老伴傻了,老大说完就领着哭着的媳妇,使劲的摔了老妈的房门回了家。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也就是老Y想回来的时候,也许是给乡长扛纯净水的时候,或许是夜里,老Y的老伴喝了药。反正,大儿子来老Y家准备找老妈要钱的时候,看到了躺在炕上一动不动的妈妈,也就是那个怀了他十个月,给他娶了媳妇的妈妈没了气息。
    这时候,他才想起了哭他的妈妈,但是,这个声音也许,老Y的老伴再也听不到了,这辈子永远的听不到了,这,能是他发自心里的哭声吗?也许,他的妈妈听到的是断绝母子关系的那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出殡那天
见到老Y的时候,老Y是蹲在家里墙角的,抽着烟一声不语的,眼角是没有一滴泪水的,看着老Y的样子,来的人心里真的很是酸痛、难过,为谁呢?是老Y,是老Y老伴,还是跪在棺材前烧纸的老Y的两个儿子呢?还是哭一次就昏过去的两个儿媳呢?谁能知道呢?
    嗨,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这里的一个真实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