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预览
童年(二)
作者:灵紫    文章来源:中国肇东     更新时间:2017-03-14 09:04    点击数:345 次

                
  我五岁的时候,经常跟着爷爷表演戏法(魔术)给周围的大人孩子们看。这个戏法就叫“猜云豆”。
                 
  这个戏法是这么变的:爷爷拿来四个粗瓷大碗,扣在地上,碗底上贴着四张红纸,每张红纸上都写着一个斗大的字,分别是“鬼”、“怪”、“神”、“精”。爷爷让我背对着四只大碗坐着。然后就随便请哪个人把一粒红云豆放在扣着的某个大碗底下。
                 
  这时候爷爷就要说话了,他说,“我这个小孙女那才神呢,不管你把云豆放在哪个碗里,她不用看就能猜出来。你们要不信,那咱就试试。”“孙女儿,你说,现在这个云豆在哪个碗里呢?”
                 
  “在贴神字的碗里呢!”
                 
  爷爷就把贴“神”字的碗揭开让大家看,果然就在那里!
                 
  这个戏法百变百灵,周围的人们都非常纳闷,谁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猜出来的。而每次表演的时候,爷爷都要对我啧啧称赞一番,“哎吆,我这小孙女可精了呢,她也没有看见,你说她怎么就能猜着的呢?”“你们说这小东西多鬼道,她就能知道你放在哪个碗里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她又没有看见,她怎么就猜的那么准呢,哈哈哈哈。”
                 
  细心而又聪明的读者,您知道其中的奥妙了吗?请您不妨猜猜看,这是怎么回事呢?
                 
  对了,其实答案就在爷爷说的那几句话里呢。爷爷故意夸我什么“那才神呢”、“可精了”、“多鬼道”,还问大伙“奇怪不奇怪”,那里面的关键字总也少不了“鬼”、“怪”、“神”、“精”这四个字,他早就告诉了我红云豆放在哪个碗里了,哈哈,您说我能猜不着吗?
                 
  一个童心未泯的老爷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淘气丫头,祖孙俩稍稍动了点脑筋,竟哄得村民们趋之若骛,围观的看客越来越多。
                 
  我们祖孙俩把全村的人给哄骗的一愣一愣的。有人说我有特异功能,有人说我是诸葛亮转世,还有人传说我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了。听得我们爷俩那个笑啊,笑的肠子都拧劲了。表演完了一边往家走一边拍着大腿,眼泪都笑出来了。
                 
  回家去只要一想起大伙那愣呵呵的眼神,我们爷俩就会在饭桌上笑的喷饭。讲给全家人一听,全家人的饭都没有吃好,光顾着笑了……
                 
  第一次照相
                 
  1977年,我七岁了。那时我家住在黑龙江的农村。门前有杨柳,是我和伙伴们荡秋千的地方。
                 
  我从小胆子就特别大,总喜欢把栓在树上的秋千荡得老高老高。享受那种腾云驾雾的快感。要说一点不怕也不可能。但不知怎么,好象恰恰是这点怕,更刺激着小小的心灵产生一种强烈的好奇和冒险,也正是这种好奇和冒险使得我对任何新鲜事物都有兴趣。
                 
  就在我和伙伴们乘着秋千在空中飞荡的时候,刚被学校评为模范教师的爸爸回家来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背挎包的大个子叔叔。爸爸跟家里人介绍说大个子叔叔姓李,是报社的记者,人家可是特意来采访爸爸的。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听说了这件新鲜事,陆陆续续地都跑到我家来了,把我爸爸和大个子叔叔围在了院子中间。
                 
  我和伙伴们也赶紧从秋千上溜下来,钻进人群里,露出小脑袋瓜,眨巴着小眼睛,好奇地观看这稀奇事儿。
                 
  大个子叔叔从挎包里拿出个小本本,一边问爸爸问题,一边飞快地写字,还不时地点着头。有时候还会打断爸爸的话,让他“再说详细点”。
                 
  他问完了爸爸,就问围观的那些大人们问题。我有点着急了,怎么他光问大人,不问小孩呢?我拉着邻居家的二胖挤到大个子叔叔旁边。“叔叔,叔叔,你也问我们几个问题呗,我们保证回答你,还能让你给我们打100分。我们俩在学校都打100分呢。”
                 
  大个子叔叔和围观的那些大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爸爸也笑着说我,“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去玩你们的吧,别在这起哄。”我很不服气,鼓着腮帮子,瞪了大人们一眼。
                 
  “哎,可别小瞧了孩子啊,他们也有发言权哪。”大个子叔叔为我们说话了,“你们说说吧,爸爸教学教的好不好啊,你们喜欢他上的课吗?”
                 
  “恩,是这个问题呀,这个吗”我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我赶紧看了爸爸两眼。“看我干什么,你不是保证过一定能回答,还能得100分吗,这会儿怎么不说了?”爸爸也给我出难题。
                 
  “二胖,你说呢?”我转过身问伙伴。“我不知道,你爸爸教课你还不知道啊?”好家伙,都把难题推给我了。
                 
  “恩,我爸爸教的课还行,讲故事也挺有意思,就是管我们管的太严了,大家都怕他。”
                 
  “哈哈哈”,大家又莫名其妙地笑了,笑的我浑身不自在。
                 
  大个子叔叔却很认真很严肃地把我说的话记在了本子上,还笑着对爸爸说,“张老师,你女儿可给你提意见喽,你这个模范教师可要虚心接受啊,今后可一定要注意改正呦!”
                 
  爸爸也笑呵呵地说,“好,一定改,一定改。”
                 
  这时候,大个子叔叔从挎包里拿出个“怪家伙”来,对着我和二胖直打闪电,把我们俩吓了一跳。他笑着说,“别怕,这叫照相机,我给大家照张相。
                 
  虽然早就听爸爸说过城里人有这东西,可还是头一回见着。满院子的人也都围着看稀奇。我和二胖还凑近前去,对着那个被大个子叔叔叫作镜头的地方做鬼脸,结果那里边也出来两个梳小辫子的小丫头,冲着我们挤眉弄眼。大个子叔叔就看着我们笑。他说,“这东西会打闪,你们不怕吗?”
                 
  “不怕,它就是打雷我们也不怕!”我和二胖拍着胸脯,冲好汉。
                 
  “好,那你们就对着镜头笑一笑,叔叔给你们多拍几张相好吗?”好啊,好啊。“于是那个会打闪的”怪家伙“就”咔嚓“了几声,还真象闪电呢。
                 
  我们俩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爱说爱笑的大个子叔叔,他可比我爸爸和气多了。晚上,大个子叔叔就住在了我家,我缠着他问了好多问题。我问他为什么叫“系褶”,是不是系鞋带儿系出了褶子,结果把他笑的前仰后合的。他就在小本子上教我写“记者”这两个字,告诉我记者就是把别人的故事记下来,然后再告诉更多的人知道。让做好事的人受到表扬,让大家都学着做好事,也让做坏事的人受到批评,让大家都不要去做坏事。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照相机是怎么给人照相的呢,怎么这个怪家伙就能变成相片呢?”
                 
  “这个嘛,有很多的科学道理在里边,叔叔现在给你讲你也弄不懂,等你长大以后好好学习,就会知道的。”
                 
  那一晚,我跟大个子叔叔说了很多话,都是我从来没有跟爸爸妈妈讲过的,我把他当成了最好的朋友,他也说他把我当好朋友。我非常高兴有这个好朋友,他可比二胖知道的多多了。
                 
  第二天,大个子叔叔要走了,我和二胖眼泪汪汪地仰着小脸,想留住他,更舍不得他挎包里那个会打闪的“怪家伙”。
                 
  大个子叔叔还是笑呵呵的,把他的两支圆珠笔送给了我和二胖,说了声“再见”,然后就坐上队里的马车走了。我们挥着手,撵着马车跑出去很远,但是大个子叔叔却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只留下一阵阵的马铃声,在蓝天下回响着。
                 
  一个星期以后,爸爸从学校带回了大个子叔叔的来信,信里还有我和二胖的照片。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大个子叔叔。
                 
  如今,当我看到这张发黄的黑白照片的时候,我在依稀的泪光中,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笑呵呵的大个子叔叔,想起他给我们照相的情景。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照相,也是我第一次朦胧地意识到,这世界上有很多新鲜的稀奇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是需要长大以后学习了科学知识才能明白的。他使我后来变成一个喜欢学习的孩子,变成一个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倍感兴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