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预览
飘逝的彩蝶
作者:于戍贵    文章来源:中国肇东     更新时间:2019-02-14 15:47    点击数:430 次
 
    羊羊把妈妈给的三张钞票按在桌上叠蝴蝶,很快,一元票变成一只淡绿色的蝴蝶,二元票变成一只翠绿色的蝴蝶,五元票变成一只褐红色的蝴蝶。
    羊羊捧着三只彩蝶左瞧右看,小心翼翼装进衣袋,用小手捂着,欢欢乐乐跳出门槛,转头向妈妈撒娇地扬了扬手。
    “妈妈再见!”
    “羊羊,看完电影早点回来。今天星期天爸爸回来的早,咱们早点吃晚饭。”
    “知道了,妈妈,别忘了给我做拔丝地瓜呀,做满满的一大碗。”
    “忘不了,小馋猫。”
    羊羊一蹦一跳走上马路。
    她不想乘公共汽车。距儿童影院只有两站路程,她熟悉路。
    羊羊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好奇地瞧着马路两侧的景色。
    秋风悄悄地吹进了这座美丽的都市。马路两旁或杨或柳,或花或草,都有早衰的叶片纷纷洒落,枯黄中还留恋地掺杂着几丝绿意。有的叶片被秋风无情地吹到马路上。任过往车辆,行人辗轧、践踏。
    羊羊就这样左顾右盼,仰头向前走着。
    忽然,她的小腿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原来路边跪着一个老爷爷,正在向她连连叩头。
    老爷爷两手撑在地上,手上的皮肤粗糙黝黑,像两块腐朽的木板。脑袋垂得很低,看不清脸面;稀疏可数的头发,焦干干的,挂了许多尘垢;腰部弓窿着,整个体形就像老师教的拼音字母“n”。
老爷爷身前放着一个破旧的铝饭盒,里面盛了一些新旧不一的硬币和纸钞。偶有过路行人随便向饭盒里投了一枚硬币,一张纸钞。盒子的价值逐渐厚重着。
    虽然已经入秋了,老爷爷身上依然穿着一套褴褴褛褛,颜色难辨的汗衫。一只大脚没穿鞋子,皮肤上附加了许多成分,像动物园里的蟒蛇皮一样,麻麻赖赖的,让人一看就浑身痒麻麻的。另一只脚穿着一只黑黄相间的胶鞋,有两处破了口子,像睁着一双奇形怪状的大眼睛。
    看到这只破旧的胶鞋,羊羊就想起了爷爷的脚,想起了爷爷常讲起的那段心酸的往事。
    那是几十年前一个寒风凛冽的风雪天。羊羊的曾祖母领着羊羊的爷爷,逃荒来到关东大地上。
    举目无亲,挨饿受冻,母子俩漫无目的地走啊,走啊……
    全身麻木的爷爷,不知啥时候踢飞了左脚上那只破旧的棉鞋……严冬的恶魔,无情地吞噬掉一只活生生的小脚儿。
    爷爷一讲这段往事就抹眼窝。
    羊羊一听这段故事就流眼泪。
    羊羊轻轻、轻轻摸出口袋里那三只彩蝶。
    羊羊想:少看这一场电影,把这些钱送给这位可怜的老爷爷,让他买双新棉鞋,免得他像爷爷一样冻残了脚。爸爸妈妈肯定不会为这事责怪自己的;老师知道也肯定会表扬自己的。
    羊羊慢慢伸出手臂,慢慢张开手掌。
    三只彩蝶打着旋儿,纷纷下落,有一只落进老爷爷的饭盒,其余两只落到盒外的水泥路面上。
    羊羊幼小的心扉上生出这样一个念头:这样直着身子,把钱撒向老爷爷,是欠礼貌,欠友好,甚至带有一丝野蛮和粗鲁。爸爸妈妈知道了也一定会说自己不会办事的。自己这是在助人,是在做一件很高尚、很光荣的事情。
    羊羊想到这些,急忙俯下身去,想拾起那两只彩蝶,然后再稳稳当当地放进老爷爷的盒子。
    羊羊的小手刚刚抓到那两只彩蝶,突然被老爷爷那双干枯的,有如腐烂木板的手捏住。那双手抓得很紧,很有力量。羊羊感觉像钳子咬住了一样疼痛。
    羊羊“哎哟”一声,不满的目光投向那副干瘪而肮脏的脸,有些责备地看着老爷爷。
    老人两道贪婪的,又有些乞求的目光死盯盯射向羊羊。那目光似乎在说:
    “给了的就不能再拿回去!”
    那目光分明在命令:
    “赶快放下!”
    羊羊很悚这种充满贪婪、吝啬和哀怜的目光。但她没有撒手。她想自己在做一件好事情,什么也不用怕的。
    就在这一老一少,一只粗糙大手死抓着一双柔嫩小手不放的瞬间;还有羊羊小手被捏疼后的“哎哟”一声喊叫,马上吸引过来无数道好奇的目光。
    就有人问其缘由。
    老头吞吞吐吐答:
    “她,要、要、拿钱……”
    就有人应道:
    “哟,才哪大个崽子,就来这手。”
    “肯定是个没娘的孩子。”
    “这年头,做坏事还分什么有娘没娘,年老年少。”
    “……”
    羊羊涨红了小脸儿,胸腔里的血直劲往上撞,撞得脑袋里“轰轰”响,耳朵中鸣起一种奇怪的声音,嗡嗡嘤嘤,像无数只苍蝇在叫。羊羊撒开了小手,那两只彩蝶重新落到地面上。老人慌忙拣起来放入饭盒。
    羊羊委屈极了。她一张小脸儿由红变紫,由紫变白。她没说一句话,没向任何人去做任何解释。也许目前的场面,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羊羊只想尽快离开这里,离得越远越好。
    她转身逃出人群,仿佛一个真正偷了东西的贼。
    羊羊漫无目的,沿着马路、跑、跑。
    夕阳把万物涂染得如火如荼时,羊羊想起了爸爸妈妈。
    爸爸早该下班了。妈妈也早该做好了拔丝地瓜。
    他们一定在焦急地等着自己。
    羊羊觉得好累好累。她懒洋洋挪着脚步,向家的方向走着。
    羊羊想起了那三只彩蝶,此时,她很眷恋它们。它们也总在她眼前飞来飞去,赶都赶不走,抓又抓不到。
    “全当把它们弄丢了。”羊羊自我安慰着。
    可另一种思绪不容抗拒地充斥了她稚嫩而单纯的脑海。
“丢失的东西,自己可以俯身拾起来呀……”
    世界上比丢失更让人痛心的该是什么呢?羊羊冥思苦想,怎么也回答不了自己。
    羊羊还太小啊!羊羊只知道,自己那三只彩蝶飞走了,永远永远也飞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