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预览
那棵老榆树
作者:清风    文章来源:中国肇东     更新时间:2017-03-13 11:39    点击数:542 次

    离开故乡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由于年深日久,故乡林林总总的人事大都忘记了。但有一处让我挥之不去的就是古宅门前的那棵老榆树。
    由于工作原因,不足二十岁,我就离开了故乡,离开了这棵与我朝夕相伴的榆树。在那“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的年代里,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教育,到几十里地之外的一个小镇上教书。在这以后的岁月里,古宅虽经几次修缮,几易其主,但那棵古朴的老榆树却依旧傲然地挺立在那里,历尽了小屯的沧桑。
    这棵树,并非什么名贵的树种,它生命力强,在东北,各家房前屋后,多有种植。据老人们讲,古宅门前的这棵老榆树并非谁有意种植,而是在母亲生我的当天早晨,父亲在门前用树枝夹围栏时无意存活下来的一棵。以后,家人谁也没有注意它的存在,便无声无息地将他保留了下来,如此枝繁叶茂。这正应了民间的那句俗语:“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棵树,无人浇水,无人剪枝,靠着大自然的恩赐,任其生长。几年后,居然碗口粗细,与此同时,他的自身价值也就逐渐地凸显了出来。
    春天,草长莺飞,万物复苏。一群群北归的燕子蹲在这枝头上摇头摆尾,“喳喳”地叫着, 家里养的大狸猫闻听早就冲出家门,“蹭蹭蹭”爬上这棵树,探头探脑地窥伺鸟雀。妈妈生怕这鸟雀被猫捕捉住,推门将鸟雀轰走,然后,再将用了一冬天的被子或放在柜子里的衣服掏出来,挂在树杈上拍打、晾晒。一些和我一般大的小伙伴们也时常跑来,围坐在树下,玩着那“扒尿炕”“走五道”“憋死牛”等老掉了牙的游戏。这些,都得益于这棵树,将这个并不寂寞的小院注入了新的活力,更增添了几分生气。
    夏天,树上墨绿的叶子犹如枝条上伸出的一个个小巴掌,展示它的生命力。中午,炙热的阳光下,将一抹绿阴投放在小院上。左邻右舍,闲着的老人们吃完午饭,三五成群的凑到这里,有的叼着旱烟袋,一边有滋有味的吸着旱烟,一边打牌有的一边用火柴梗剔着牙,一边唠着家常,讲那家长里短老掉了牙的故事。这些人或坐或卧,或蹲或躺,无拘无束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屯子里的胡栓、铁柱,一些和我年纪相仿的伙伴们更是喜出望外,不管中午还是晚上,老早聚拢来,一个个虎虎生威,“蹭蹭蹭”爬上树,将竹竿粗细的麻绳两头拴在树杈上,绳子中间放上一块木板,一个个有说有笑,优哉游哉地荡起了秋千,增添了情趣,尽情地享受着生活的快乐。
    那时,冬季没有反季蔬菜。秋天,自家院子里的辣椒吃不了,母亲就将它们用针线穿成串,把大蒜从地里拔出来,编成辫子,一抬手,挂在树叉上。绿绿的树冠下,挂着一串串红红的辣椒,一辫辫白白的大蒜,红与白相互掩映,远远望去,煞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冬天,树上的叶子早已掉光。雪后,在阳光的照耀下,树冠金枝玉条,熠熠生辉。阵阵北风吹过,树上的枝条轻轻一摇,那银白色的玉屑便纷纷掉落下来,洒在黑黑的院落上。平时,树上除了一些小麻雀的光顾,早有喜鹊叼来些柴草、羽毛之类在枝头上做着安乐的窝。一根根草木棍经纬有序的编织在一起,铸就了人间这孕育鸟类生命的载体。
    这棵树,是棵幼树,理论上讲并未成年。由于过重的负担,将自己本来笔直的身躯压弯了腰。这棵树,默默无闻,给予人类的太多太多,但丝毫没有一点怨意,不图谁的任何回报。给这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重重地抹上了一笔永不消褪的色彩。
    光阴似箭,星移斗转。今年春天里的一天,我有幸回到了故乡,回到了老宅,看到了那棵让我魂牵梦绕的树。但绝非当年碗口粗细的小树,而是一棵盆口粗细的大树。这棵树比起先前来实在是苍老了许多:周身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粗糙褶皱的树皮;枝头上,除了叶子之外,又增添了一种新的东西——榆树钱。榆树钱绿里透黄,纽扣大小,中间还包裹着一粒高粱粒大小,能够传宗接打代的种子,口味甘甜,无论大人孩子都爱吃。此时,恰巧树上正骑着几个淘气的小男孩,他们把摘下来的树钱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着。这榆钱可是这棵老榆树一生积蓄的正能量的释放,他虽然没有琼浆玉液的美味,但甘甜里透漏出的微微苦涩不正是孩子们成长所需要的东西吗?树的给予,孩子们的所求,不正是我一生从事教育事业的真实写照吗?“咯咯咯”孩子们那一串串银铃俺的笑声犹如枝头上奏出的一个个绝妙的音符回荡在小院的上空。。。。。。

    此情此景,不能不让我动情,不能不让我联想到百年之后,这棵树年老体衰,是否还会枝繁叶茂,把阴凉送给人间?是否还会催生出如此甘甜的榆钱,奉献给孩子?我无法考究也无法回答。但有一点,我敢肯定:即使是他营养枯竭,体内精气完全耗尽的时候,锯下来,一样会派上用场:或当梁当柱,或做成家具,或被当成烧柴。。。。。。服务与百姓,体现他一生无处不在的自身价值。
    诚然,这棵树,植根于故乡老宅的门前,但他多年来却一直烁烁地活在我的内心世界里。在他的体内,一圈一圈地荡漾着我生命的年轮,凝聚着我一生修炼的精气,简直成为我生命的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