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预览
我的冬天我的雪
作者:荀颖    文章来源:中国肇东     更新时间:2017-03-13 14:36    点击数:320 次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对雪的记忆特别深刻。空旷的原野一片银白,白的耀眼,白的眩晕。每天吃完早饭,和伙伴们一起走出村子去上学。大家浑身上下都穿着厚厚的棉裤和棉袄,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像一个个圆滚滚的小窝瓜,即使是脚也老老实实地装在靴子里,里面还要套上厚厚的粘袜。背着沉重的书包,吭吭哧哧的走在雪路上,一串串脚印,直的、弯的、旋转的、翻扭的,被歪歪扭扭甩在了身后,风吹过就像一串永久也不会风干的故事。不论天有多冷,雪有多大,我们都不会忘记用一双双小手,攥着一个个雪球,拿捏着、投掷者、嬉戏着、打闹着,肆无忌惮的在洁白的画板上任意的涂抹。 到了学校,白胡子、白围脖、白肩膀,把那些家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羡慕的要命。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零下二十多度,都是徒步而行,一天要往返三十多里路,风刮在脸上,雪打在脸上,都是生疼生疼的,甚至是眼睛也会跟着疼出眼泪,那该是怎样的一种辛苦。但不论多么的辛苦,我还是喜欢冬天,喜欢雪,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学时候的那条雪路。直至今日,回想起那一幕幕,想起雪花洋洋洒洒的像小精灵一样从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下,快乐马上就会充盈了我整个心灵。

    长大了,走进了城市,水泥版的路面,钢筋铸就的高楼,即使下一场大雪,也是那么的弱不禁风没有了风骨,竟再也遭遇不到那种与雪相亲的感觉了,雪花落在衣服上只给人一种倦怠梳理的感觉,记忆中那些和我并肩而行的小伙伴,也越来越模糊了。最近几年的冬天,空气总是干干燥燥,即使是北风呼啸、风刀霜剑、寒气逼人,但雪总是姗姗来迟,我越来越惧怕冬天了,天寒干燥的冷让我血管里的血液停滞不流失去了温度,让我的手脚开始麻木冰冷,让我不得不把自己紧紧的包裹在棉衣的套子里。

我是多么企盼有一场大雪啊,能像夏雨那样下得酣畅淋漓,下得惊心动魄,下得义无反顾。这个冬天又要过去了,仰望天空,没有我所期盼的雪。冬天没有雪,特别是北方的冬天没有雪,那该是怎样的一种遗憾和失望啊。就在我怅然若失的时候,就在我极度悲悯这个冬天无雪的时候,雪却来了——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季节来了。先是零星的细润的雪花,慢慢地凉凉地滑过脸颊,然后丝丝如针尖的清爽,竟然点点滴滴地给人一些冰冷。其实,你早就该来了。渐渐地,你终于舍弃了矜持,开始漫天飞舞,转瞬间,大地就披上了素装。洁白、晶莹、剔透,纯洁、高雅、清冷。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你轻灵的身影了,想你曾经去错了地方,在本不属于你的地方任意的肆虐,所带来的伤害让人对你望而生畏。今天,你终于回归了,回归到了你的故土。看着你洋洋洒洒的从天空旋舞着落下,我敬慕的扬起脸,虔诚的接受你的亲吻。来吧,亲爱的,这里才是你飞舞的世界,你是天之神韵,地之骄子;来吧,亲爱的,这里才是你张显凌姿的舞台,你是冬天的使者,是北方的精灵。当你还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早已企盼地张开了我的臂膀,敞开我的心扉,等待着你到来。白了,白了,这个世界终于白了。我轻抚你的躯体,我蹂躏着你每一寸肌肤,留恋在你的胸怀,痴了,醉了。 

有人曾说爱雪的女人是一个浪漫的女人,而我又何止是一个浪漫的女人?更确切的说是一个对你无比痴情的傻女人。我用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看着你,我用我的手把你轻轻的捧起,我用我的我心来读懂你。当有人企盼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枝红柳绿的时候,我却迎来了你——北国的寒雪我的雪。也许你摧残了某些人的希望,但对我已经足矣。在这个季节交替间隙中,在我忘却的失忆中,你的到来,让我又置身在童年的世界中,我仿佛看到了家乡的村落,看到了大雪中的旷野,看到了儿时的小伙伴……